成都中国网10月21日讯 据英国媒体10月20日报道,一份由英国公共政策研究所智囊团提供的报告显示,英国三分之一的职业妇女都成为家里挣钱养家的人,并且在这200万人中,绝大多数都是低收入工作者。

这份报告会使关于性别平等的讨论更加激烈,与此同时也会给英国财政大臣乔治•奥本斯带来更大的压力。他主张在明年四月平均削减1300英镑(折合人民币12777.18元)的税收优惠,这笔钱会不成比例地由这些职业妇女承担,她们中的很多人已经难以维持家庭的生计,因此乔治备受谴责。

报告中指出,随着单亲家庭数量的剧增,近几十年来挣钱养家妇女的比例大幅度上升。此外,在过去的20年中,单亲家庭(妇女为主)的就业率从1996年的47.1%上升到2014年的65.7%。与此同时,从1996年至2013年,该增长率导致职业妇女的数量由23%上涨到33%。

在2008年到2011年间,大量非单亲家庭中的妇女纷纷加入工作的行列,导致增长率大幅上升。由此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——金融危机后工资持续下跌,一些在传统意义上由男性主导的工作其稳定性也在下降。但是她们的收入处于收入规模中靠后的位置,因此明年四月削减税收时她们就首当其冲了。

从报告中可以看出,荷兰的职业女性在各个收入档次的分配都很平均,而英国则不同,绝大多数的人都从事着收入水平较低的工作。在工薪阶层家庭中,37%的职业妇女处于低收入状态,而只有29%的女性收入较高。

通过对比欧洲各国的数据,那些经济受创最严重的国家其职业妇女比例的往往最高。拉脱维亚、立陶宛、斯洛文尼亚、葡萄牙、克罗地亚和爱尔兰高居前六位。在拉脱维亚,近50%的家庭里都是由妇女充当挣钱的角色,而自2008年以来职业妇女所占比例突然飙升的国家则包括意大利、西班牙和塞浦路斯。

经深入对比发现,英德两国该比例的大幅上升都是由于单亲家庭数量的增多所致。尽管在德国单亲的情况更为明显,但德国职业妇女的比例为27%。报告指出,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德国妇女承担着照顾孩子的责任,因此她们的工作能力有限。在英国,尽管法律要求的适学年龄为5岁,但是绝大多数的儿童在4岁时就已经入学。德国则不同,儿童在6岁时上学,这可能对德国女性的就业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在欧洲,将近三分之一的工薪阶层妇女既要抚养孩子,又要维持家庭生计,这意味着她们要承担更重的经济负担。然而,在过去的十年里,80%的国家借助现有数据都表明了职业妇女的数量都有所增加。

在2014年,有工作收入的家庭其比例达88%,是自1996年以来的最高记录,然而现在双薪家庭现象已经很普遍了。报告还指出,尽管有68.3%的家庭是双薪家庭,但是真正推动就业状况的反而是那些单亲家长。(和婷)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暂且不论老师是否变态,此举至少表明老师自称的给孩子讲解性教育和做人道理明显不通。要论此举的不妥之处甚而违规违法,只要对照一下这一假设:如果男教师让20多位女童脱光衣服集体摆拍并上传到网络,舆论反应又会怎么样?

占旭刚们从政,总胜过那些“萝卜招聘”的官二代从政,胜过那些装腔作势、尸位素餐的旧官僚从政,更胜过那些以敛财为能事、以攀爬为要务的贪官从政。

美国总统选举,中国“躺着中枪”,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自中国进入美国人的“全球视野”以来,似乎中国话题或者中美关系都会成为候选人炮轰抨击的对象。

最近有两件事让消费者很纠结:一件是“老事”,关于手机流量;另外一件是“新事”关于正在搅局的“专车”。这两件事摆在一起看,很有点意思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